成都商報記者 梁梁
  攝影記者 劉海韻
  核心提示
  眾人眼中的老陳
  鄰居李女士說:自2014年過完年老陳就開始打宿舍的窗戶,邊打邊罵,這一周之內,窗上被彈弓打出的彈孔已有8個。
  朋友說:平時和老陳一起打牌,打著打著,他會騰地一下站起來罵人,並且說你聽對面又開始吵我了,但是其實什麼聲音都沒有。
  搭檔的哥說:老陳曾憤怒地說,自己的家裡人很壞,監控了自己的腦電波;時而又用拳頭咚咚地砸著車窗,說自己的鄰居一天24小時不停地製造噪音,擾得自己根本睡不著覺;有個叫曹建的人盜刷了自己幾千萬的信用卡,我要把他弄死。
  “咣!”昨日凌晨3時許,窗上傳來的那聲巨響,把住在成都市青龍街一住宅區的4名姑娘從睡夢中驚醒,隨後幾人都坐起身來。其中一名姓李的姑娘嚷道:“又開始了!”天亮後,李女士看了窗上新增的彈孔,再次撥打了110投訴:“對面那個人是不是有病?咋個又開始打我們宿舍的窗戶了?”這一周之內,窗上被彈弓打出的彈孔已有8個。社區民警王宇今年已接到多次李女士報警說對面鄰居陳大力(化名)用彈弓射擊自家窗戶了。
  該住宅區十餘戶鄰居都表示,陳大力行為有些異常。鄰居們更加擔憂,作為一名出租車駕駛員,老陳會否在行車過程中對他人的安全造成影響?
  “發了瘋地打我玻璃”,鄰居很煩惱
  窗戶一周被對面鄰居打出8個洞
  24歲的李女士是一家飯館的服務員,她和3個女同事一起被單位安排住在這個住宅區3單元4樓的一個房間內。昨天,李女士再次報了警,她在報警電話中說:“對面那個人又開始發了瘋地打我玻璃了。”
  成都商報記者趕到李女士的宿舍,這個姑娘蜷縮在宿舍房間里一個陰暗的角落,小聲告訴記者:“我不敢在房間里光線亮的地方走,因為若看見屋裡有人影,就有人會用彈弓打過來。”說著她指了一下窗戶,鋁合金推拉窗的雙層玻璃上赫然是8個完全貫穿的彈孔。
  到底是誰用鋼珠彈打穿了玻璃窗?李女士望向了對面的家屬樓,順著視線,記者看到對面樓一個窗戶的窗帘後,露出半張中年男子的面孔。該男子瞪著眼睛抽著煙,煙頭忽明忽暗,正密切註視著李女士宿舍內的動靜。
  據公寓的保安劉大爺回憶,23日凌晨3點,他看到46歲的住戶老陳從外面駕駛出租車回來,罵了一陣後,不知道使用什麼工具打李女士的窗玻璃,4點鐘老陳離開了小區,5點鐘再次返回,並再次使用工具將鋼彈珠打在對面住戶的玻璃窗上。
  李女士告訴記者,昨晚外面還一團漆黑的時候,自己就被這樣打玻璃的巨大聲響驚醒了。此後靜了一陣後,打玻璃的聲音又響了起來。等天亮後一看,玻璃上新增了數個彈孔,一周之內窗上的彈孔累計已有8個。李女士撥打了110,她已經記不清這是今年第幾次因為鄰居老陳“打玻璃”的事報警了。
  “我和對面鄰居從來沒打過交道,更不敢得罪他。”李女士說,這名鄰居自2014年過完年,就開始打自己宿舍的窗戶。李女士從陳大力謾罵時的語言推斷,似乎是因為這所房子曾經的住戶“曹建”(音),曾得罪過他。在上次的報警中,警察收走了老陳用來打窗戶的彈弓,但不久老陳就有新的器具繼續邊罵“曹建”邊打李女士的玻璃了。
  保安說老陳一句後被掐脖子
  “陳大力一直罵的那個曹建,在1997年的時候就已經搬走,此後的7年再也沒有回來過公寓。”昨日公寓的保安劉大爺告訴記者:公寓里很多老人都認識陳大力,從5年前開始,陳大力開始在院壩裡面罵曹建,這個曹建是老陳青少年時的朋友,但是曹建自從搬走後,似乎就和老陳再無往來了。老陳如今對著曹建家謾罵,在劉大爺看來,這樣行為明顯異常。
  劉大爺說,帶著這樣的疑惑,2013年上半年的一天,在老陳開完夜班出租車回到公寓時,自己順嘴問了一句:“陳大力,要不你去看看精神上是不是有問題?”數日後,劉大爺的老伴突然聽見劉大爺聲音細微地在喚自己的名字,趕緊跑過來一看,才發現劉大爺被陳大力掐住了脖子正在掙扎。老兩口終於掰開陳大力的手,老陳甩下一句話:“哪個說老子瘋了。”
  警察問話 持盾牌槍上膛
  昨日上午10時許,社區民警王宇及1名警察敲門進入了陳大力的住宅,第3位民警左手持盾牌右手持被打開了保險栓的手槍守在門口。只聽得陳大力大聲地在屋裡對警察說:“我才是受害者,對面有聲音24小時在響,吵得我睡不著覺,我的信用卡被盜刷了幾千萬。”民警聽到此言安撫老陳:“如果有什麼問題,你可以打電話告訴我,但不要去打別人的玻璃。”
  在警察離開後,記者拿著從李女士住處撿到的鋼珠與陳大力面對面。“這是你打到對面窗子上的彈珠嗎?”面對記者的問話,老陳瞪著眼睛說:“是我,因為對面24小時地吵我。”
  一名陪著陳大力接受警察詢問的老陳朋友告訴記者:“平時我們和老陳一起打牌,打著打著,他會騰地一下站起來罵人,並且說你聽對面又開始吵我了。但是其實我們什麼聲音都沒聽見。我們都覺得是老陳前幾年離婚受了刺激,不太正常了。”
  “交接班時掏出砍刀”,搭檔的哥很害怕
  昨日,根據多位小區內鄰居提供的信息,成都商報記者瞭解到陳大力目前駕駛著車牌號為川ATK5××的出租車,該車屬於成都金雁出租車公司管理,根據金雁公司的值班電話,記者核實到陳大力正是該車的駕駛員之一。
  與老陳搭檔的駕駛員劉師傅昨日告訴記者:“老陳不正常,我害怕他,怕得現在都不敢和他打照面。”至於害怕的原因,劉師傅回憶了這樣幾件事,同駕駛一輛出租車的駕駛員接觸最多的時候,就是雙方交接車時,一般接班的駕駛員都會開車將搭檔先送回家。
  就是在這段送回家的路途上,陳大力的一些話讓劉師傅有些害怕:老陳曾憤怒地告訴劉師傅,自己的家裡人很壞,監控了自己的腦電波;時而又用拳頭咚咚地砸著車窗,說自己的鄰居一天24小時不停地製造噪音,擾得自己根本睡不著覺;有個叫曹建的人盜刷了自己幾千萬的信用卡,我要把他弄死。
  劉師傅說,有一天,陳大力在接班的時候,突然掏出了一把亮閃閃的砍刀,什麼也沒說但眼神凶狠,見此情景,劉師傅趕緊下車,另打了一輛出租車回家了。劉師傅稱,自此之後,自己就再也不敢與陳大力在交接班時打照面了,一般都是自己把車放在某處,打電話叫老陳過來開車,等到陳大力換班的時候,也把車放在該處,自己過去開。
  劉師傅表示,自己開車很規矩,至於搭檔如何開車,自己不敢評論。出租車司機這個工作涉及公共安全,從乘客、行人甚至出租車駕駛員本身的安全都需要得到保證。因此,對於陳大力言語異常的情況,劉師傅自稱曾向公司兩次反映,但老陳仍在正常駕駛。
  “半年被扣掉17分”,乘客安全存隱患?

  所開出租違法記錄半年有11條
  在金雁出租車公司的門外,貼著一份時間為2014年11月14日的違法信息抄告,上面記錄著各個出租車的近期違法信息,與其他出租車僅有2條或3條違法信息不同的是,老陳和搭檔所開的川ATK5××的違法記錄共有11條,日期自2014年3月29日至2014年11月12日,半年多的時間里共計被扣掉17分。違法原因主要有“機動車不在機動車道行駛、機動車違反禁止標線指示及機動車違反規定使用專用車道”。
  金雁出租車公司的負責人昨日表示,陳大力是在2013年從成金出租車公司離職後,於去年底進入金雁公司的。該車共有兩名駕駛員,目前對於這些違法記錄,陳大力並未承認,而是推給了另外一名駕駛員,另一駕駛員也喊委屈,真相如何公司正在調查。
  昨日,成金出租車公司負責人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稱,老陳是自動請辭的,其自述的原因是離婚而導致情緒低落。
  出租車公司已暫停其運營資格
  昨日,金雁出租車公司的負責人告訴記者,雖然公司每年都會對所有的駕駛員進行體檢,但是這樣的體檢是無法檢查出員工的精神狀態是否存在異常。為了保證乘客安全,意識模糊、混亂的駕駛員是絕對不能上崗的,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,老陳本該今日輪班,鑒於此情況公司將暫停其運營資格,等待進一步調查。
(原標題:的哥半夜連射鄰居窗戶 這出租不敢讓他開了)
創作者介紹

天氣

gl24glyhx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